2011年3月17日星期四

泰劇【心的約束】劇情線上看



基本介紹
中文名:心的約束
外文名:Pieng Jai Tee Pook Pun
其它譯名:心之籐蔓
出品公司:TV Scene
主演:Aum Atichart, Taew Nattaporn, Donut Manatsanan
上映時間:2010-07-25


人物介紹
"Aum" Atichart Chumnanon 飾演小虎(Seua/Payak Thornton)
小虎:敏和愛德華的兒子。從小家境貧寒,母親不關心自己,總是帶不同的男人回家睡覺,被人看不起。暮是他人生中第一個朋友,對他有著非同尋常的意義。在父親愛德華的幫助下成了有名的 企業家,愛憎分明,除開外婆和舅舅,就只有對著小暮才會微笑。 

Taew Nattaporn飾演小暮(Muk/Muk Pisut)
小暮:彭議員和第二任丈夫的女兒,珀兒和皮特同母異父的妹妹。從小很善良,卻被姐姐珀兒和她的一些朋友認為傻乎乎的。在家連傭人都會欺負她。父母不關心,姐姐不喜歡,小虎是她人生中第一個保護她不欺負她的人,小虎哥的舅舅和外婆對她也很好,她很喜歡,不論遇到什麼事,她第一個都想到小虎哥。

"Boy" Chokchai Bunworameti飾演尤提(Yotit)
尤提:小優的親哥哥,曾經和小虎的同學。看不起窮人,見不得別人比自己強,嫉妒心強,好吃懶做,騙女人的錢,連自己的妹妹也不放過。 小優:尤提的妹妹,珀兒的朋友。從小喜歡小虎,軟弱,對縱容自己的哥哥。

"Donut" Manatnarn Panlertwongsakul 飾演珀兒(Ploy/Ploy Pisut )
珀兒:彭議員和第一任丈夫的女兒,和暮同母異父的姐姐,皮特的同父同母親妹妹。衝動,易怒,驕傲專橫,不喜歡自己的妹妹,認為妹妹生下奪走了自己的愛,不喜歡窮人,認為和自己不是一個檔次的。在自己的家庭變故中慢慢變的成熟。 

皮特:彭議員和第一任丈夫的兒子。暮同母異父的哥哥,珀兒的親哥哥。前期懦弱,後期慢慢成長起來,不討厭暮,偶爾為暮說話,但是也沒有特別關心暮。
納隆:小虎舅舅,敏的哥哥。父親死後姐姐變賣家裡值錢的土地去了曼谷,從此便和和小虎一起開店賣魚,後來也和小虎一起開餐館酒店。
敏:小虎媽媽,對自己家的每個人都不好,愛錢如命,
彭女士:暮、珀兒和皮特的母親,當政議員,對小暮關心不夠但卻十分寵愛珀兒,一心想扶持自己的兒子皮特當議員,最後被謀殺。
素帕叻:彭議員第三任丈夫,表面上幫助彭女士,私底下卻反對彭,想提拔自己的侄兒,也是自己和自己嫂嫂的親兒子阿瑟做議員,並為此做了很多努力。
阿瑟:不知道素帕叻是自己的親生父親,一直以為是叔叔。有野心,陰險,為達目的不折手段。
育納塔:彭議員生前律師,後來和素帕叻父子勾結在一起,並在面對自己轉賣土地以及轉賬被發現的情況下分別買兇殺死彭和素帕叻。

"Oh" Petchlada Tiempetch飾演奴(Nok/Naparat )
奴:小虎外婆的看護。喜歡小虎,貪婪,和生爺一起勾結殺害小虎並嫁禍小暮。

生爺:議員候選人,一直想拉攏小虎未遂,在小虎資助皮特競選的情況下買通奴為自己殺人。
經常帶不同的男人回家睡覺。

阿德:敏曾經的情夫,後來離開敏給素帕叻當司機。


 
劇情介紹

超長劇情內容 credit to entinament and Daradaily & Tv3

第一集:小虎在一次畫畫比賽中只得到了亞軍,輸給了小暮,因為小暮的議員彭的女兒,所以評委都把票投給了小暮。與冠軍失之交臂並且沒有得到獎金的小虎非常不開心,因為那幾千銖對於他來說,相當於家人一個月的生活費,但對於議員家庭來說,5000銖根本不算什麼。因此他非常不喜歡小暮。雖然小虎的老師告訴他小暮是個很單純可愛的的女孩,但他依然對小暮存有偏見。後來在組織的野營活動中,小虎無意間發現原來小暮不是他想像中的那種人,因此和小暮拉鉤成為了朋友。小暮也經常去到小虎的店舖幫他賣魚,並認識了小虎的舅舅納隆和小虎的外婆,同時也聽取小虎的建議開始學拉小提琴。

小暮同母異父的姐姐珀兒聽到自己朋友小優的哥哥尤提說起小優喜歡市場賣魚的一個人,並且得知那人的名字叫小虎,也得知妹妹暮和小虎是朋友,因此萌發了通過暮請小虎來參加自己生日宴會的念頭,並且在生日宴會上夥同尤提等人狠狠的羞辱了小虎,小虎暗自發誓,再不踏進他們家大門。

第二集:暮的父母因為各自的志向不同,準備離婚,暮爸爸的唯一要求就是帶走小暮。暮得知消息後很難過並且離家出走。珀兒和哥哥皮特去到小虎的店裡找,但是暮並不在店裡,這時小虎才得知小暮離家出走,在珀兒和皮特離開之後立即趕回家,發現小暮正在自己家睡覺。小暮說自己不想跟父親去香港,說父母離婚,自己不被需要,小虎很生氣,第一次告訴了暮自己的生世。原來小虎從小不知道自己父親是誰,母親敏從來不管自己死活而且經常帶不同的男人回家睡覺,小虎外公死後,母親賣了外公留下的遺產獨自去了曼谷,小虎從小便和舅舅賣魚為生。小暮聽後回到了自己的家,並且說服母親繼續和小虎做朋友。

隨著父母的離婚,暮也要離開泰國了,小虎陪暮在海邊坐了很久,小暮說以後可能一切都不一樣了,小虎告訴他說,自己家的每個人肯定都不會變,無論什麼時候都歡迎她,並且再次和小暮拉鉤約定。小暮離開的當天,小虎想送他之前參加野營時所得到的珍珠做的項鏈,可是由於珀兒的阻撓,海邊的相約成了小暮離開泰國他們見的最後一面。離開後兩人一直書信來往。小暮的媽媽再婚,小暮回家參加婚禮,到了泰國第一時間就是趕去見小虎,可是由於種種原因,兩人沒有見上。

小虎的父親出現了,是個外國人名叫愛德華,由於生病,他來到泰國度過自己人生的最後時間,來之後考察了周圍的環境,建議小虎開了餐館。

第三集:小暮的父親告訴她他們要離開香港去英國,並且也要再婚了,對象是暮的小提琴老師,小暮很難過,覺得父親不要自己了,想回到泰國去找小虎哥,父親認為小虎和暮這種往來會阻礙暮的前進,因此找到小虎希望他在暮去到英國並且穩定之前不要再和暮聯繫。

在愛德華的幫助下小虎的飯店經營越來越好,雖然中間小有波折,但也憑著信譽堅持了下來並大獲成功。遠在國外的小暮通過雜誌知道了這一消息,單純的她以為是因為小虎太忙了所以才不回自己的信,但是她依然堅持寫信給小虎。在愛德華的建議下,小虎準備貸款在舅舅的地上修五星級酒店,並且很順利的實施。愛德華的病情越來越嚴重了,他叫來了自己的妹妹和前妻。由於小虎不回信,小暮雖然堅持寫信,但以往他把自己忘記了,再也沒寄出過,寫好後全部放在盒子裡。愛德華看到小虎拿著重新做過,鑲上寶石的珍珠項鏈發呆,知道小虎一直沒忘記小暮,但曾經對小暮爸爸的承諾讓他不敢主動聯繫暮,於是愛德華給小暮寫了封信,告訴了小暮。愛德華的病情越來越嚴重,最終在酒店開業之前去世了。小虎在送愛德華的骨灰去英國之前接到小暮的來信,信上說從愛德華那裡得知他也沒忘記自己。小虎很高興,帶著珍珠項鏈去英國了英國,卻在看到暮和另一個男孩行貼面禮的時候誤會了,於是托人把項鏈給暮,自己離開了,兩人再次錯過。暮回到家哭的很傷心,覺得小虎把珍珠還給自己還不見面是和過去做了結,小暮爸爸最終把當初阻止他們聯繫的事情告訴了暮。

小虎的酒店開業了。

第四集:小虎的酒店開業了,成了府上有名的大企業家,並且口碑很好,因此很多議員都想拉小虎入自己的派,生爺就是其中之一,但小虎說他是商人,不願意參與政治。新的議員選舉開始了,彭女士想推舉自己的兒子皮特,但是由於自己的丈夫素帕叻背後搞鬼,遭到大多人的反對,提議不成功皮特很氣憤,覺得是彭女士只顧素帕叻騙了自己,大吵一架後離開家。彭女士在這期間遭槍殺。

小暮覺得泰國才是自己的家,跟父親提說想要回到泰國,並在當天得知母親被槍殺的消息。回到泰國,在機場被叔叔素帕叻接走,小虎晚了一步,兩人再次錯過。回到家珀兒說小虎是殺人兇手,但小暮堅信小虎不是。

彭女士家,珀兒兄妹因為看到母親留下的遺囑和素帕叻大吵起來,小暮看不下去離開家去了小虎的店裡找小虎,兩人分開十幾年之後再一次靠的那麼近。在小虎家,看到大家都對暮那麼好,讓暗地裡喜歡小虎的外婆專屬看護奴非常嫉妒。

第五集:晚上小虎送暮回家,被素帕叻的侄子阿瑟看見。因為阿瑟非常想借助暮這個議員女兒的頭銜幫助自己當選議員,因此找到珀兒,希望得到她的幫助。

再次拉攏小虎加入自己被拒絕,生爺越來越不高興。

素帕叻在諷刺皮特想當議員,卻沒有多少資金支撐自己選舉的時候得知,皮特打算爭取小虎的支持,這讓素帕叻非常惱火,不由得加緊催促侄子阿瑟得到小暮,於是利用珀兒討厭小虎的心理,使得珀兒幫助自己,合夥迷倒小暮,迷藥卻陰差陽錯被傭人吃掉,小暮刺傷了阿瑟逃到了小虎家,由於過於驚嚇,她忘記了拿自己的珍珠項鏈。這卻被別有用心的人說成是小暮穿著睡衣私奔到男人家裡。為了小暮的名譽,喜歡小暮很多年的小虎打算娶她,暮卻誤會小虎為了自己的名譽犧牲了他自己的幸福,拒絕嫁給他,在小虎的真情告白下,兩人再家人面前很快完婚。

第六集:皮特去機場送準備去度蜜月的小暮和小虎,並在小暮上廁所的時候把珍珠項鏈給了小虎。小虎親自把珍珠項鏈給小暮戴上,小暮很開心項鏈再次回到自己身邊。

小暮在市場遇到喝醉酒的姐姐,並帶其回家,皮特來到小虎家看珀兒,言談間,覺得皮特是一個為人民著想的人,小虎決定資助皮特選舉,同時皮特認為自己近一段時間可能沒辦法照顧妹妹珀兒,覺得讓珀兒繼續留在小虎家比較好。

小虎給小暮開了間音樂學校,小暮被有心人士利用,造成了兩人的誤會,但很快誤會在舅舅納隆的調查下解除了,兩人關係更好了。

第七集:小暮覺得自己不懂政治,幫不上小虎什麼,感覺自己很沒用,在晚宴上看到姐姐游刃有餘的周旋在大家之間,就更難過了,於是提前離開了宴會,小虎發現了暮的情緒,及時的和暮溝通了,解開了暮的心結。

因為敏看到小虎載珀兒回來,於是第二天大聲的說珀兒是小戶的小老婆,此話被有心人士聽到,宣揚了出去,說皮特為了得到小虎的支持把兩個妹妹都送給了小虎,這讓他們非常惱火,珀兒不得已搬出小虎家,卻也以為發現散佈謠言的人並懲罰了他。

素帕叻依然處處和皮特作對,想要提拔自己的侄子當議員,他對侄子如此的好,這讓珀兒兄妹很是奇怪,於是珀兒利用曾經和阿瑟交往認識阿瑟後母的機會,打聽到了原來阿瑟就是素帕叻的兒子,因為是和自己嫂子的孩子,所以他一直說自己是阿瑟的叔叔,阿瑟得知此事,覺得難以接受,開始和素帕叻冷戰。

奴在家呵斥小暮被小虎發現,小虎訓了奴,奴為了繼續留下來,利用了舅舅納隆喜歡自己這一點,大倒苦水促使舅舅在小虎面前給自己說情。

第八集:小虎在去公司的路上出了車禍,在醫院昏迷不醒,警察發現,車禍是有人動了小虎的車引起的。在警察錄口供的過程中,敏和奴一口咬定看到小暮半夜起來鬼鬼祟祟的走到小虎的車前。能為暮證明的只有小虎,可小虎此時卻昏迷不醒,敏借口暮是殺人兇手,阻止暮看望小虎,而讓小優照顧小虎,因為她以為小優很有錢,很想有錢人做自己的兒媳。小虎住院間暮查出自己懷孕,但是由於期間壓力過大,造成流產。

第九集:素帕叻被殺了,皮特再次被捲進殺人風波,在彭女士以及素帕叻生前以及阿瑟顯然律師育納塔的刻意暗示下,更是成了殺害自己母親彭女士的兇手,皮特的競選之路再一次受到打擊。在小虎家,珀兒揭穿了敏的情人尤提,也就是小優的哥哥謊稱自己是富豪的事情。尤提惱羞成怒到醫院,意圖殺死小虎,被妹妹小優阻止了。

小虎醒過來了,證明了暮的清白,同時對護士奴誣陷暮的事情感到很氣憤也很疑惑,於是對家裡 人展開了調查。

尤提找到敏祈求她的原諒,卻在晚上偷了敏的珠寶逃跑去了曼谷,而由於他之前借的高利貸,債主找上了門,他卻不管妹妹小優的死活。

第十集:小虎對奴的審問讓奴覺得很不安,於是找到生爺。小虎從母親敏的口中意外得知奴並不是表面那麼斯文老實,調查之下發現,原來剪掉自己車子剎車線的正是奴,而奴已經和生爺勾搭上很久了。

小虎的珍珠項鏈不見了,暮找遍了所有地方,也問過了護士,都沒看見,於是就問照顧過小虎的小優,而小優卻矢口否認。

阿瑟和律師育納塔召開記者會指明皮特是殺害自己母親和繼父的兇手,小虎在電視上發現司機阿德不在旁邊很是奇怪,阿德是之前敏的情人,他很瞭解,阿德是不會錯過任何一個出名的機會的,因此阿德肯定是知道了什麼,所以躲了起來。而此時阿德由於沒錢找上了敏想借錢,敏從他口中套出他打算去普吉島的親戚家,儘管小虎知道阿德肯定不相信自己的母親並說了假話,但是還是放風出去說阿德在普吉島,利用阿瑟去普吉島的時間找到了阿德,並再次放出消息告知了阿德真實居住地。

第十一集:在小虎的佈局下,警察抓住了殺死素帕叻的真正兇手育納塔,原來育納塔偷轉彭女士和素帕叻的錢被素帕叻發現,在爭執中,育納塔殺死了素帕叻,而這一幕被阿德看見了,儘管育納塔並沒發現阿德,但是親眼見到如此殘忍一幕的阿德還是心虛的藏了起來,這一舉動反而被育納塔懷疑,於是育納塔想殺他滅口,反而落入小虎的圈套,到此,素帕叻的案件已經清楚了。但是彭女士的兇手還是沒有找到,不過小虎仔細推斷了下,發現兩起案件可能都是素帕叻所為,於是告訴了警察,在審訊下,育納塔供認不諱,但是育納塔非常憎恨小虎,認為是他壞了自己的好事。珀兒和皮特也找回了屬於自己的財產和房產,並且皮特的議員選舉得到了大部分人的支持。

因為哥哥尤提的高利貸,小優不得不抵押了自己的房子,自己變的無家可歸,在路上遊蕩的她遇到了舊識博拉色,博拉色聽完小優的事,說這些錢不算什麼,可以幫她把房子買回來,但是想要小優做他情人。此事被人大肆宣揚開,小虎拿著從別人手裡買回的曾經被尤提賣掉的小優的首飾給小暮,任憑小暮處理,小暮想還給小優,讓她變賣了贖回房子,不要做別人的小老婆。兩人在約定地點見面的時候,被在押送中途逃脫的育納塔劫持,經過一番努力,暮終於被小虎救了回來,而同時在小虎家,舅舅納隆也告訴大家暮和小虎是多麼的相愛。

小優拒絕了暮送去的首飾,決定去當博拉色的情人,暮為了小優,知道小優暗戀小虎,就讓小虎送去了,小虎告訴他,要想脫離這種情況,只有和他那貪得無厭不務正業的哥哥劃清界限,小優接受了。

阿瑟資金被凍結,公司無法周轉,四處借錢不得,心生殺意,在皮特的選舉成功的儀式上槍殺皮特,卻被珀兒攔住,珀兒受傷被送進醫院,由於血性稀有,只有靠暮獻血。

第十二集:珀兒醒來得知是暮給自己獻血心情很複雜,其實她心裡早就對暮有所改觀,卻由於一直以來都對暮很凶,反而不知道怎麼去示好。最後在哥哥皮特的鼓勵下,對暮說了對不起。

舅舅納隆為了阻止敏找暮的麻煩,給了他尤提的地址,敏找人把尤提打了,但是卻從尤提的話中知道了自己多失敗,回來之後思考了很多,最後決定離開現在的家。

小優也決定離開,去普吉島開始新的生活,收拾行李時接到尤提的電話說自己在醫院沒錢,小優說給他匯錢,他卻叫小優回道博拉色身邊當他的情人,小優終於對哥哥死心了。離開前她找到暮,把原本屬於小虎的珍珠項鏈還給了暮,她告訴暮,因為知道這條項鏈對於小虎意義重大,所以她曾打算自己留著當成是小虎作為紀念,但是最終還是決定還給暮。暮拿到項鏈很開心。回到家後,兩人拿著屬於彼此定情信物的項鏈,回憶起這一路走過來的點滴。

一年後,小暮再次懷孕了,而小虎也準備了他們的婚禮儀式,小暮拉起了她第一次拉給小虎聽的曲子,最後他們擁抱在一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